[边疆党旗红]向总书记承诺:一生只做一件事 中哈边境线上的夫妻哨所

2019-07-03 00:24 出处:网络整理 人气: 手机版

[边疆党旗红]向总书记承诺:一生只做一件事 中哈边境线上的夫妻哨所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师一八五团位于阿尔泰山西南边缘的国境线上,被称为“西北边境第一团”,一条阿拉克别克河横亘在中国与哈萨克斯坦两国之间。被誉为“西北民兵第一夫妻哨”的军武哨所就坐落在这里。哨所的男主人叫马军武,是一八五团水管所职工,女主人叫张正美。1988年以来,马军武夫妻二人克服艰苦的生存环境,忍受寂寞,以哨所为家,风雨无阻地在边境线巡边、守水、护林。

[边疆党旗红]向总书记承诺:一生只做一件事 中哈边境线上的夫妻哨所

  1988年4月,阿拉克别克河发生特大融雪性洪水,一八五团用以灌溉引水的桑德克龙口被冲垮,按照国际惯例,如果任凭界河改道,界河以东、自然沟以西55.5平方公里国土将划邻国所有。一八五团和第十师兄弟单位干部职工连续奋战16个昼夜,终于将堤坝的巨大溃口拦堵,让河水重归故道,保住了国土。年仅19岁的马军武作为兵团民兵,参加了这次惊心动魄的保护国土的战斗,护土守边的思想种子在他心底萌生。那次洪水后,一八五团决定在这里增设一名民兵骨干常年驻守桑德克龙口,监测水情、河道,守护堤坝,巡视界河。马军武毅然选择留下,成为这个哨所的第一个护边员。

[边疆党旗红]向总书记承诺:一生只做一件事 中哈边境线上的夫妻哨所

  从那时起,边境线上多了一个身影,登12米木质瞭望塔俯瞰边境、观察分水闸、看水、牵着狗在巡边路上巡逻……这是马军武每天要做的事情。巡边孤独,几乎数月见不到人,实在寂寞难耐,马军武就去树林里转转,吼上两声。巡边路长,马军武带着几个馍馍,饿了啃几口,渴了喝几口河水。冬天馍馍被冻的硬邦邦,一咬一口冰碴子,马军武一口馍馍一口雪往下咽。军武哨所位置偏僻,自然环境也很恶劣。

[边疆党旗红]向总书记承诺:一生只做一件事 中哈边境线上的夫妻哨所

  马军武展示用来防止蚊虫叮咬的“装备”。在这里生活的人都说,一年可能会“死”四次:春天被洪水吓死,夏天被蚊虫咬死,秋天被风沙刮死,冬天被冰雪冻死。夏季,这里作为世界四大蚊虫聚集地之一,一种名为“小咬”的虫子肆虐,能将牲口咬死,巡逻时为防止叮咬,马军武会用一块在柴油中浸过的纱布顶在头上,脸上时常被烧得火辣辣;冬季,气温近零下40度,狂风暴雪频发,冰雪封路长达半年,与世隔绝。

[边疆党旗红]向总书记承诺:一生只做一件事 中哈边境线上的夫妻哨所

  困难与戍边守土相比,马军武说:“困难总能克服,边防线总要有人来守,界河总要有人看。守住了界河,就是守住了国土!”“割不断的国土情,难不倒的兵团人,攻不破的边防线,摧不垮的军垦魂。”这句话根植在马军武心中,成为他不变的初心。

[边疆党旗红]向总书记承诺:一生只做一件事 中哈边境线上的夫妻哨所

  1990年,经人介绍,张正美与马军武相识,1992年1月,张正美嫁给马军武,搬到了军武哨所,从此马军武的哨所生活中多了一个陪伴的身影。但对张正美来说,她的生活中多了一份担忧。“每到春季,界河常会出现险情。”张正美说。1995年5月,界河发生汛情,冲垮了上游一棵大树,大树横插在堤坝的麻袋上,不仅容易旋走麻袋,还会堵塞河道,随时有决堤危险。马军武划着一个由3个轮胎制作成的简易皮筏子前去处理汛情,一个大浪冲来,皮筏子被掀翻了,马军武不见踪影。这些都被张正美看在眼里,来不及多想,她沿着河道向下游跑去,边跑边喊马军武的名字。“我只想他活着。”回忆起当时的险情,张正美哽咽了。

[边疆党旗红]向总书记承诺:一生只做一件事 中哈边境线上的夫妻哨所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本站信息采集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本站客服邮箱:

Copyright@2018 Inc.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光山新闻凤凰彩票